抚州在哪里做近视手术,抚州在线眼科医生免费咨询,抚州医近视手术哪家好

来源:福建日报 2017-11-22 03:21:08 字号:

抚州在哪里做近视手术,

  财政部回应穆迪下调中国评级:高估经济困难 低估政府能力

  每经记者 张钟尹 每经编辑 贾运可

  据新华社报道,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5月24日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3调降至A1,同时将评级展望从“负面”上调至“稳定”。穆迪提出调降评级主要有三个理由,即中国实体经济债务规模将快速增长、相关改革措施难见成效、地方债及企业债将增加政府或有债务。专家认为,穆迪的观点存在对中国经济明显的误读和误判,评级结果存在偏差。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是基于“顺周期”评级的不恰当方法,其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评级技术副总监霍志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这两年来看,预算法实施后,政府债务纳入预算,每年新增债务情况要经人大通过,新增债务规模可控。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国际)的一份研报也显示,中国总体债务水平虽继续增长,但增速有所放缓,整体风险可控。

  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穆迪在报告中指出,2018年中国政府直接债务将达到GDP的40%,2020年将达到45%。对此,财政部回应称,总体上看,新预算法实施后,我国逐步依法建立了地方政府规范的举债融资机制,政府债务规模增长势头得到有效控制,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与上年相比变化不大。2018~2020年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指标与2016年相比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财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道,截至2016年末,我国政府债务27.33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数74.41万亿元计算,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风险总体可控。

  中诚信国际认为,从GDP来看,中国经济增速虽有所下降,但结构性优化成果正逐步显现。未来伴随消费持续拉动内需增长,三到五年内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仍将维持在6%~6.5%左右。中国总体财政实力依然较强,不到3%的财政赤字和40%的政府债务水平同比处于合理区间。中国以内债(87.3%)为主的债务结构总体风险较低,持续推进的地方债务改革有利于政府债务风险进一步缓释。

  交通银行研报指出,从债务增长情况来看,我国目前正在开展积极稳妥的去杠杆工作,积极处置不良资产,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企业部门的债务水平将有所下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发改委昨日(5月24日)亦发文指出,我国债务主要是内债,外债在总债务中的比重很低,并且我国杠杆率有高储蓄率作为支撑,这与低储蓄率条件下的高杠杆风险有明显不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低。并且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企业经营效益明显改善,我国债务偿还能力和抵御负面冲击的能力都进一步增强。因而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顺周期评级缺乏前瞻性

  值得注意的是,穆迪还认为,除了政府直接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前述财政部相关负责人指出,穆迪这一观点说明一些国际机构对我国法律制度规定缺乏必要的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规定,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唯一合法形式。除此以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因此,目前我国政府债务范围依法是指中央国债、地方政府债券以及清理甄别认定截至2014年末的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除此以外我国不存在其他任何政府直接债务。

  对于政府或有债务的范围,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解释称,《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实施后,我国地方政府或有债务依法是指地方政府为使用外国政府或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的担保债务,除此以外不存在任何其他或有债务。他表示,“不论是中央国有企业、还是地方国有企业(包括融资平台公司),其举借的债务依法均不属于政府债务,应由国有企业负责偿还,政府不承担偿还责任;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在出资范围内对国有企业承担责任。”

  中国银行全球市场部高级交易员李凡指出,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只是“一家之言”。今年以来,中国5年期国债信用违约互换(CDS)的基准价格在80个基点左右,而这一指标几年前曾高达150个基点,这说明国际市场认为中国经济基本面在改善、信用风险在降低。穆迪公布下调中国评级的消息后,离岸人民币微跌,总体来说市场反应平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财政事务部主任维托尔·加斯帕尔也表示,从国际标准来看,中国政府债务水平仍然比较低。同时,中国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比大多数新兴经济体都要健康,中国政府持有的金融资产远超负担的金融债务,中国拥有充足的“财政火力”来管理债务风险。

  事实上,评级机构过度依赖历史数据,评级行为高度顺周期,难以做出前瞻性的预警。例如,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穆迪评级没能起到预警作用,仍一直将希腊的A1评级保持到2009年年底。要知道,A1评级是穆迪评级体系中的第五高评级,这说明穆迪评级存在滞后性,缺乏前瞻性。

[责任编辑:吴燕飞]

推荐:更多精彩关注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

闽西日报微信公众号